首页 »

听讲 | 患者不是器官,疾病也不只是症状

2019/10/20 23:41:23

听讲 | 患者不是器官,疾病也不只是症状


日前,中国工程院副院长、第四军医大学西京消化病医院院长樊代明做客“深圳市民文化大讲堂”。他针砭当前医疗现状,听来让人深受启发。



如今的临床医学被分得越来越细。30多年前我当住院医生的时候,别人称你是内科医生,而现在已经没有这个称呼了。因为只有消化内科医生,或者呼吸科医生。如果你说自己是内科医生,那就是在吹牛了。
   

所以,本人是西京医院的末代内科主任。为什么说是“末代”呢?从我以后就叫“内科教研室主任”。这两种称呼差别在哪里?我当内科主任的时候,我们有一个内科值班室,呼吸、消化各科轮流值班,负责全院的内科抢救工作。而现在呢?每个科室只能抢救自己那个学科的病人,如果消化科的病人突然心肌梗死,那对不起,消化科医生不会看心电图。
   

我认为,这样的细分越来越精,分出来大量的问题。

 

好像提着自己的器官去看病
   

第一个问题是,患者成了器官。
   

一个活生生的病人到医院来看病,他在导诊员的带领下,就好像提着自己不同的器官去各科看病。我们西京医院每天有16000多名病人,在5个导诊人员的带领下,他说到哪里,病人就到哪里。其实很多情况下病人会跑错地方。难道不是吗?一个病人发烧的话,意味着他有50多种疾病的可能,那个导诊员能区分吗?
   

坐在我面前的病人经常对我说:“大夫我胃不好。”我说:“你昨天休息好吗?”他看了看我又说:“大夫我胃不好。”我说:“你大便和小便如何?”他怀疑地看着我,说:“大夫我是胃不好!”本来上述这些问题都是与胃病有关的,而且他还不一定是胃病患者,我这样问是对的。
   

我们医生中很多人也是这样,注重人的病,而忽略了对方是一个病的人。比如一个癌症病人,癌症病人的正确定义是什么?是得了癌症的人,强调的是人,但我们好多医生认为是人得了癌,强调的是癌。其实,同样得癌结局是不一样的,不是因为癌不一样,而是因为人不一样。
   

对于一个癌症病人来说,我们的医生是怎么处理的呢?外科医生用手术刀,切得越彻底越好。内科医生用化疗,放疗科医生则用放疗的手段,都是以杀死癌细胞为目的。医生缺乏整体的观念,只注重自己“管”的那个器官,把这个器官治好了,别的我都不管。但他们不知道,癌症病人是一个人,我们一定要看人,不能单纯看病。

 

“症状医生”和“检验医生”
   

第二,疾病成了症状。
   

有的医生成了“症状医生”,跟着症状走,头痛看头,脚痛医脚。殊不知一个病人可能有8个症状,高水平的医生抓住症状4,一治就好,因为这是主要症状,其他不要管,这个病人就好了;水平低的医生,从症状1到症状8都检查、开药,最后所有症状都消失了,但一看病人死了。
   

我经常去很多地方会诊。一个病人往那里一躺,各科医生都来会诊,然后说,这个病和我无关。我就和病人开玩笑说,你赶快起来,都说你没有病,你还躺在这里干什么呢?其实他的病重得很呢。
   

还有另外一种情况。会诊了以后,各科主任都从他那个角度谈应该怎么治疗,也许每一个角度都是对的,但是你如果全部用来给病人治疗,病人就会受不了。那最后怎么办呢?就把家属叫进来,说现在有的大夫提出手术,有的要化疗,有的要放疗,看你们怎么选择?结果,这家人也不“团结”,有的说要手术,有的要化疗。这算什么事啊?
   

第三,临床成了检验。
   

现在好多医生都是“检验医生”,来了一个病人,还没看病呢,就开化验单;有的甚至让护士开,自己都不开了。然后化验单拿回来,也不看病人一眼,就拿着一叠化验单开始看病、开药。
   

有一位病人,半年前做过胃癌手术,后来发现胃里长了一个包块,让我们去会诊。因为车子开得慢,我到的时候他们已经会诊完毕了,结论是肿瘤复发,需要做第二次手术。我看了病人,又看了片子,说局部是有一个包块,但不是肿瘤。病人听了很高兴。
   

我是怎么诊断的呢?我去的时候,他女儿拿了另外一张片子给我看,是手术以后2个月拍的。我把它和术后6个月拍的片子相对应,发现包块的大小和形状完全一样。哪有癌症长了4个月仍是一样的呢?所以,一流医生诊断疾病不是全部靠化验单,那个并不准确,而是应该把各种因素加在一起诊断,才能得到正确的结果。

 

药品开得越多,越说明不是好药
   

第四,医生成了药师。
   

现在好多医生都跟着药品说明书走。我的老师92岁去世,他一辈子就是20多个药来回开。现在的医生不是这样,心血管药品有200多种,消化科药品有100多种,肿瘤科有多少?1000多种抗癌药。其实,药品开得越多,越说明不是好药;要是好药,一个就行了。
   

有一个病人发烧,医生开了头孢,但是烧仍然下不去,我一查房,说换一种头孢。那个医生说,你这是第二代头孢,我开的是第三代。我说给我换,我有经验,结果烧退了。三代头孢就一定比二代好吗?不一定。
   

我在第四军医大学工作时,有一位校领导得了心肌梗死,前后安了7根支架,病情很重。我去看他时,他正在吃药,我数了一下,一共26片药。我就对他说,别吃那么多药,只吃一种抗敏药。他坐在床上,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。最后,他终于听我的,没吃那么多药,好了。
   

第五,心理躯体分离。
   

现在好多医生只会治躯体性疾病,其实心理性疾病越来越多,我们消化科的病,大致有30%找不出病灶,属于功能性或者心理性疾病,是因为精神太紧张,各种各样压力造成的。我告诉大家,现在抑郁症患者大概占5%,也就是100人中有5个,当然不一定严重,需要干预,不干预就会继续发展。
   

第六,医疗护理配合不佳。
   

我们知道护理很重要,过去医护是不分家的。前年我和夫人回重庆老家过年,结果发生车祸,我夫人的骨头撞断了。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另一家医院,有4个病人也是骨头断了,结果骨头接好以后有2个人去世了。为什么呢?因为春节的时候,骨科护士少,病人因为血液浓度高而形成了血栓。我家夫人为什么平安无事呢?因为有我这个院士亲自给她当护士,我在夫人的床前一直守了14天,完全按照护士的要求给她捏脚,每天左边右边各100下,最后痊愈出院。
   

同样一个手术做完以后交给两个不同水平的护士,最后的结局是不一样的。所以,不要说“大医生小护士”,应该是“大护士小医生”才对。

 

春运难解决,“医运”更难解决
   

第七,西医中医相互抵触。
   

西医中医都为人类做出了贡献,特别是咱们中医,为中华民族的生存和繁衍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有人说中医不科学,我看未必,只是说不清楚而已。
   

比如,有孕龄妇女生不出孩子,去西医查,输卵管是通的,基数也正常,可就是生不出来;而中医开一帖药,就怀孕了。还有保胎,西医没有办法,只让你平躺,抬高屁股;而中医开一剂保胎药,就成功了。
   

所以,中医和西医都有自己的特点,都可以治病,而且还可以互补,没有必要互相抵触。
   

第八,重治疗轻预防。
   

一个预防医生干的事,是我们千百万个医生干不了的。就好像筑牢了堤坝,洪水来了都不怕;而不是等到决了堤,再去抢救千家万户。
   

第九,城乡治疗水平差距拉大。
   

如今,农村医院门可罗雀,城市医院门庭若市,病人在高铁上、飞机上来回跑。大家知道有个春运,我发明了一个名词叫“医运”,春运难解决,“医运”更难解决。
   

我带过很多医疗队到农村,治疗骨折的院士带了一帮治疗骨折的医生到农村,基本上没有用,因为哪有那么多骨折的呀。要到农村去治病,就不能太分科,专科医生去农村反而没有多少用武之地。

 

看病时间越长,越发现自己本事不大

 

面对如此复杂的医学现状,我们应该怎么办?
   

我认为,首先,要加强整合医学的理论研究。什么叫整合医学?整合医学和全科医学不一样,全科医学是什么都会一点,什么都不很会,能解决“看得了”的问题,但是解决不了“看得好”。整合医学则是把现有的医学知识进行整合,形成新的医学知识体系。
   

譬如说,我们对糖尿病要彻底地来个新的认识。血糖高一点就叫做糖尿病吗?我的血糖测试值一直都是7毫摩/升,现在血糖的测试标准最高是6,但我就是不降血糖,因为我一直都是这样。
   

再说糖尿病的治疗,一直是用胰岛素,最近发现黄连素也可以治疗糖尿病,在全世界引起了轰动。听说黄连素还能降低血脂,治疗痛风。所以,整合医学就是把各种医学方式的精华整合到一起。
   

其次,要加强整合医学实践的推进。最近,一位眼科教授写了一本有关整合眼科学的书,事实上眼科的疾病只有15%是眼科引起的,剩下85%是全身疾病引起的。眼科医生只会治眼病,可能只治标没治本。
   

再比如,针对用药管理,应该做专题研究。要把相应的学科组合在一起,解决以病人为中心的问题。
   

有的医生反对整合医学,说我一个医生治一种病,该下班就下班,哪有那么多精力去管别人的事。但病人绝不会一个人只得一种病,即便是一种病也是千变万化。看病时间越长,我越发现自己本事不大,所以有些事情只有整合在一起才能解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