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【两会】高满堂:政协不是表演舞台

2019/8/14 8:46:28

【两会】高满堂:政协不是表演舞台

 

“去年某个政协委员在大会上发言,滔滔不绝,讲的全是吹嘘自己。当时有人喊了一声:‘差不多行了,真不怕吹爆了。’”这是今年政协小组讨论上的发言,说这话的人就是高满堂。敦实的东北老汉在会场大多缄默寡言,但一张口便不同凡响。

 

电视剧作为当代普及发展最迅速的艺术,捧红了一批又一批演员和导演。板凳长坐十年冷的编剧近来也广受关注,诉苦与非议并存。若遴选编剧明星,连续两年荣登编剧富豪榜首富的高满堂,是不可缺席的一路诸侯。《闯关东》、《温州一家人》、《家有九凤》以及新近的《老农民》……一部部口碑作品,注定高满堂不会是文艺史上的匆匆过客。

 

高满堂上面的发言,可能会引人产生“他是不是在表演?”的遐想。但他剑锋所指的正是“表演”。会场上的表演。

 

“政协会议是协商政治的严肃场合,不是献媚的舞台,也不是表演的舞台。想表演去参加选秀节目,参加政协是来错地方了。”一场关于转变会风的小组讨论上,高满堂引火烧身,“政协委员应该先转变自己的会风。”在他看来,每年两会召开时,某些代表、委员的“雷人雷语”总会给老百姓送去谈资,里面有网民恶搞的成分,有部分媒体曲意的解读,但有些代表、委员的言行确有值得商榷处。

 

高满堂举出几个事例,“有个委员在大会发言背稿子,还有把发言写成散文诗的,有的人语速非常慢。这种慢是刻意的,因为电视直播。我是一个做戏的人,你是不是在表演,一眼就可以看出来。我以为,好好说话,说真心话最重要,所有的表演大可不必。”高满堂认为,这种会风与时代风气脱不了干系,“包括我在内,身上都有浮躁的一面,每个时代都有自身的特征。十八大之后,中央反对‘四风’,这不应该只限于官场,全社会都要治治形式主义病。虚伪、浮躁同样是腐败,这种腐败更让人恶心。”

 

此前文艺工作座谈会上,习近平同志对于当前文艺作品“有‘高原’缺‘高峰’”的评介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如何出现“高峰”,成了近段时间从文艺界到媒体都频频关注的问题。文化部门的主管官员,急于找到答案。身为知名编剧,高满堂也接到很多与此有关的提问。包括在文艺界的小组讨论上,名家们的发言始终也围绕“高峰”,大有“不登峰顶誓不收兵”的气象。对此,高满堂表示了担忧。

 

他指着会场上悬挂的一幅群山图:“大家看这幅画。有高原、有高峰,高原上是直接耸起高峰吗?这里有沟壑,有陵谷,登顶是一个曲折的过程,没有一步登天的。习总书记说有高原、无高峰,是希望文艺界创造出高峰作品,而没有说从高原一步就跨上高峰。这一段时间,文艺界沸沸扬扬讨论如何出现高峰,这根本没有理解总书记的用意。文艺创作有其内在规律,急不得,高峰不会是拔地而起的。”

 

年及耳顺的高满堂,六十年人生目睹了形形色色的狂热,伪善矫揉带给他切肤之痛。狠批之余,他在言及转变会风时还特地谈到了一本书,名叫《人有病,天知否》。他说,“同样的症状我们恐怕都有。”这本书根据当事人的口述,以及大量史料,再现了俞平伯、沈从文、老舍、丁玲、赵树理等为当下读者所熟悉的现当代文坛“名角”在大环境发生转变时的心路历程。

 

在此,也将此书推荐给本文的所有读者们。